桂子山书画沙龙第十八期杨欢老师谈“历代印风的图示语言分析与对应创作”

发布者: [发表时间]:2018-04-13 [来源]:

2018年3月25日下午,桂子山书画沙龙第十八期在华中师范大学长江书法院研究院会议室举行,活动邀请湖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杨欢老师作了题为“历代印风的图示语言分析与对应创作”的讲座。讲座由长江书法研究院助理李金鑫主持。

印在中国历史上可谓源远流长,按文献记载最早可上溯至禅让时代,如《汉书·祭祀志》中提到“自五帝始有书契,至于三王,俗化雕文,诈伪渐兴,始有印玺,以检奸萌……”,仅就目前出土的实物来看,也不会晚于商代。“印”字,《说文》对其解释是“执政所以持信也”。这就把印与行政紧密联系到一起,指出了印的早期功能。到了春秋战国时期,列国纷争,合从缔交,玺印的地位与应用更加频繁。据《史记》记载,苏秦曾佩六国相印以资抗秦之用,足见玺印在各国政治中的地位。秦统一后,规定“玺”皇帝独用,此后汉承秦制,遂一沿至纷繁百代。在这个过程中,玺印的功能由最初的政治功效逐渐扩散,最终在明清流派那里,出现了篆刻艺术。

先秦时期的印风,总的来说是自然天真,无拘无束。这一时期的创作是中国篆刻史的启蒙阶段,但也奠定了中国印风的一些基础的因子。如楚国的印风,就具有线条粗犷、雄健,富笔意,章法随字随形,多凿刻,阴文玺居多,与金文、木牍简文的书风相一致等特点。齐系印印面上端下端凸起(与盟誓相关),印式独特。燕系的一大特征是文字写法较为特别。三晋地处中原,印多1.5见方,阳文铸造,线条细劲。秦的印风则承西周晚期铭文遗风,田,日,长形印制特点突出,后来的秦朝继承了这种风格,并将之光大,具有了疏密处理、以斜取势、以直代曲、趋于隶化的风格,中官徒府印是这一时期创作的杰作。

到了两汉魏晋,玺印的使用范围进一步扩大。除了礼有等差,几乎无官不印,当时诸候王、王太后称“玺”,丞相、将军、御史大夫、二千石印皆称章,列候、乡亭候等小官称印。在出土的不少独具特色的大印中,“皇后之玺”就是一方非常有代表性的汉代玉印。整个印面布局疏朗,笔画线条内含劲力。这方印虽然没有界格,但字与字之间、字与印边之间的留白十分均匀。印文中的笔画以略带弧度的横线为主,这与完全平直的线条相比,不仅更加自然而且更加富有力度。“皇”字中 “白”、“后”字中的“口”、“玺”字中的转折部分都被处理成方中带圆、圆中带方,使得笔画在饱含劲力的同时又不失流畅。“之”字中的两个竖折部分分别被处理成圆转和方折两种形式。正是由于这些细微之处的变化,使得这方玉印在工稳端庄之中不失变化。同时,当时也出现了不少私人之印, 如“卜望私印”,该印四字排布均匀,字与字之间形成了十字通道。“卜”字是印中最为突出的一个字,由于笔画较少,因此留有很大的空间。“望”字的笔画较多,所以笔画较细,间距较小,其中“月”上由两条斜线组成,形成了一个斜角。“私”字的转折方中带圆,饱含劲力。“印”的上部有三条斜线,与平直线形成了对比。

到了隋唐,官印有两个特点,一是尺寸明显增大,二是改用朱文。因这时泥封已经废除,开始使用印色(印泥)钤盖在纸上。但在隋代废除了官职印,只保存官署印。到唐以后还出现了上缴废印制度。所以隋唐官印传世较少。所谓“朱文”,是指魏晋以来,以朱色颜料钤盖在纸帛上的印文。这一时期印章的文字基本上是用小篆,但篆法已然不古。而后的宋金元,更是篆书屈曲,还夹杂有不少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元代的花押,它是镌刻花写姓名的印章,一般上刻刻楷书姓氏,下刻八思巴或者花押。元押形式中医长方形为主。

明清以降,方的官印称“印”,长方的称“关防”,卑微之官称“钤记”、“戳子”。私印称“印”。有的是专称。明清官印篆书屈曲九叠,清官印还间用满文,私印仿汉;清后民国官印用方篆,私印多仿玺印文字;建国后公章采用简化汉字,楷书。

明清时期的朱文印,是篆刻史上的一个高峰,当时人才辈出,群星璀璨。在篆刻界,文彭与何震并称“文何”,其影响相当于书法界的王羲之和王献之。在元代王冕发现“冻石”之后,文人开始自己画自己刻,他们极大的推动了文人印章的发展。比较有名的邓石如是清代著名的书法家和篆刻家,在篆刻上开创了“邓派”,影响到吴让之和赵之谦。他的印章兼具“婀娜”与“刚劲”之美。而稍晚的赵之谦,是浙江绍兴人,他篆刻成就巨大,他的印吸收了权量诏版、钱币文镜铭文、瓦当和封泥等。赵之谦开创了用北碑书体刻朱文款识,以汉画像入款的新风。此后尚有吴昌硕,西泠八家等等诸多名家。到了近现代,齐白石,沙孟海,陈巨来等又将篆刻艺术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使得中国这一优秀传统艺术成为民族文化永恒的瑰宝。

讲座结束后,杨老师进行了大量的图片与实物演示,以便同学们了解不同时期的印风与创作风格,同学们也将自己篆刻的经验和成果进行了相互的分享。